今天是:

老 街 记 忆

2017-02-06 15:19:04 来源:巴渝传媒网


何应强


新妙老街 记者 冯国庆 摄 


那是一条令我魂牵梦萦的街——涪陵区新妙镇的老街。

从记事开始,新妙老街就是我向往之所……童年,乡间的日子很枯燥,没玩没看的。于是期盼着赶场天快些到来,换上干净的衣服,虽然带有醒目的补丁,终显出某种庄重。

赶场的日子终于到了——

临近街口,迎面扑来的是沸沸扬扬的人流声,童心立即被那密密麻麻游动的人头所吸引。沉入其中,你会明白什么叫摩肩接踵,什么叫人流如潮。顺倒!”“盯倒!”“扁担夺背!”……挑夫和背夫高调地吆喝挤出一条缝道,躲让的人群让街道显得更加拥挤。一种新奇感引燃你的兴奋。五彩缤纷的铺面,忙着做生意的人,三五成群谈笑风生的男女,饮食店里划拳打码的声音以及飘溢而出的引人垂涎的饭菜香……带给你感官的愉悦。穿行于人流之中,你会发现原本是赶耍耍场的人在街上闲逛,图的就是热闹。许多奇闻轶事在街上不紧不慢地传播着……听大人们说,赶场是男女相亲最好的机会,一双双陌如路人的男女被媒人撮合在某个商店里,或躲在某个角落对目标偷窥,一桩桩终身大事从此酝酿开去……这些闲逛的人中,有钱的会吃上一点零食,没有钱的见哪里热闹就往哪里挤,看生意人怎么讨价还价,听一些来自乡间的稀奇古怪事儿。

记忆最深的是去油坊看榨菜油。在老场双龙桥往西前行就有一家油坊。看着打油师傅们将油菜籽磨成粉状,然后制成油饼,放进一个木柱体的空巢里,用撞杆撞击出菜油。

新妙老街分为老场、中街和新场,首尾约1公里,最宽处6米多,最窄的地方不到3米。街道全是用长条的青石板铺成,中部约成拱形,其下是水道。街道两旁的建筑是典型的川东民居,也就是木穿斗式青瓦盖,均为斜屋面,错落有致、层次分明。据传,老街上原有六道栅门,用来防盗贼的,现在能见到的只是曾经建过栅门的遗迹。老街的临街面多以活动木板拼合,便于赶集时取下,使临街屋光线通透以便于客人选购物品。细细察来,大多数生意人家的临街门侧,有用石板做成的货台,或许是很多古镇古街没有的产物,便成了让游人心生疑问和好奇。

新妙场始建于何时,现无证可考。但从新妙场通往重庆的古驿道上的重修路碑上可以看出,新妙场在乾隆十二年前就存在了。新妙场很早叫新庙子。新庙之名固然源于寺庙。历史上场上庙宇众多,万寿宫、万天宫、禹皇宫、东狱庙,更有传教士建的辅善堂、崇善堂,庙宇在不断新建,赶庙会的人有了赶新庙的说法,新庙子的名称渐渐地刻在了人们的口碑上,见诸于文字记载的是乾隆五十一年《涪州志》;新庙子属长滩里下二甲。民国二十一年改新庙新妙至今。不过,传说中的寺庙大多已荡然无存,只有普陀寺的断壁残垣仍在诉说着曾经的兴旺。唯一保留较为完整的崇善堂,在绿树掩映中讲述沧桑。场上还建有一座保存完好的石拱桥——双龙桥。据说双龙桥三个字是民国二十九年本镇进步人士贺久皋书写的。

涪陵解放前素有一新(妙)二龙(潭)三堡(子)的说法,看出新妙自来人气兴旺,商业活跃。新妙场的逢场日期多次变更。1983年后改为现在的双日逢场。赶场的人来自新妙及周边的蔺市、石沱、增福、龙潭、大顺,巴南区的天池、木洞,长寿区的江南和南川区的大观。一到赶场天,早晨四五点钟就有人来了,一直要到下午六七点才散场。场上可说是人山人海、川流不息,到窄的地方自己没有快走,就会被后面的人挤推着往前走。通常情况赶场的人群自然分成一边向西、一边向东流动,再加上街的两旁各有一排做小生意的人,街上的声音杂而大,人声鼎沸。这时,若是俯瞰,黑压压的人流,就像两条巨大的龙在来回游动……

新妙老街虽然不算大,但市场类别还比较齐全。解放前老场里有松油市、草鞋市、米市、席子巷。新场里有柴市、肉市;正街上有姚子云烟馆等十多家烟馆。解放后,原先的市场基本保留下来了,烟馆自然被取消了,染房逐渐被淘汰。街上的单位逐渐增多了,政府、税务所、供销社……当然还有餐馆、旅馆、书店、茶馆,什么日杂、五金、副食、农副产品、手工制品一应俱全。

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,因群益路和护国路两条新街相继建成使用,生意人便聚集到了新街的市场,赶老街的人逐渐地少了……新妙场在不断扩大,老街的繁荣渐渐地留在了人们的记忆里了。

间或拜谒老街,自然让我忆起当年的热闹景象,而今却感到莫名的失落。静心想来,虽然现在的老街沉静了,但几百年来的老街,那每一块石板就像书页一样,记录着新妙的沧桑岁月,见证着新妙的成长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她将告诉后来的新妙人关于老街的故事、关于故土乡愁和灵魂的归依。

如果,有朝一日,这本书被人为损毁或者被风吹雨打而变得残破不堪,你还能读出什么、找到什么呢?令我不禁开始思考着……